中国正积极推进RCEP、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

时间:2018-07-28 22:11

  面对中美贸易战,大陆已有新的因应策略。大陆原则上不主张贸易战,但却也无法规避贸易战;但对于贸易战,大陆不再只有大豆、玉米、美债等当筹码;而是对内採「定向降准」策略,透过调降存款准备率、营造较宽松的环境、加大支持企业的力道、降低对经济损害。对外则是扩大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、提高贸易覆盖率;同时加速跨境电商,增加出口、以降低对贸易战的影响。

  截至目前,人行在今年已实施3次降准,第1次在1月1日,系为了「普惠金融」;第2次在4月25日,目的在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。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定向降准时间点恰好在7月6日关税生效前一日,时间点颇为敏感。个人以为,除了提供市场充裕资金外,不外乎是因应美中贸易摩擦加剧对经济所造成的负面衝击,并有意将贸易战火扩及至匯率的意图。简单言之,就是要因应贸易战做准备、纾缓金融体系信用紧缩、支持经济增长。

  虽然贸易战已兵临城下,但大陆仍按十九大经济目标,「一心一意搞建设,一心一意奔小康」;「开大门,开大路」持续向前。大陆近几年积极与全球其他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定;不仅有助于贸易的提升,更可降低美国採取高关税壁垒政策的衝击。截至2018年6月底,大陆已和16个国家完成自由贸易协定签署,共涉及24个国家和地区,贸易覆盖率逾33%;而正在谈判的自由贸易协定则多达14个,其中既有多边谈判也有双边谈判和升级谈判。在多边方面,中国正积极推进RCEP、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。双边方面,大陆正与巴拿马、以色列、斯里兰卡、海合会、挪威、莫尔达瓦等国展开谈判。

  此外,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利益也逐渐显现。据中国海关统计,2017年大陆企业从自贸伙伴进口產品享受税款减免625亿元人民币,经济规模估占全球43%。而在市场占比上,大陆与自贸伙伴的贸易投资额占大陆对外货物贸易、服务贸易、双向投资的比重分别达到25%、50%及67%,未来应可能再增加。

  为鼓励出口,降低美中贸易战对出口的衝击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于7月13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中,决定新设一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,持续推进对外开放、促进外贸转型升级。据悉,除了原有13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外,最近将再增设海口等22个试验区,则全大陆共有35个。而且跨境电商贸易伙伴已达220个国家与地区,主要出口伙伴涵盖香港、美国、俄罗斯、南韩、英国;进口则包括日本、美国、南韩、澳洲等国。将可积极开拓多元市场,提升进出口及国际竞争力,促进经济发展。

  台湾无法在中美贸易战中置身事外,却又无法扩大自由贸易协定签署;跨境电商势单力薄,对进出口助益有限。于今只有两岸共同合作一途,才能抵挡贸易战。

  中时电子报对留言系统使用者发布的文字、图片或檔案保有片面修改或移除的权利。当使用者使用本网站留言服务时,表示已详细阅读并完全了解,且同意配合下述规定:

  发言涉及攻击、侮辱、影射或其他有违社会善良风俗、社会正义、国家安全、政府法令之内容,本网站将会直接移除

  请勿以发文、回文等方式,进行商业广告、骚扰网友等行为,或是为特定网站、blog宣传,一经发现,将会限制您的发言权限或者封锁帐号

  禁止发表涉及他人隐私、含有个人对公眾人物之私评,且未经证实、未注明消息来源的网路八卦、不实谣言等

  请确认发表或回覆的内容(图片)未侵害到他人的着作权、商标、专利等权利;若因发表或回覆内容而產生的版权法律责任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,不代表中时电子报的立场,请遵守相关法律规范

  据悉,菁蓉镇已形成众创空间105.45万平方米,聚集了大数据、无人机、新材料、生物医疗、VR/AR技术等新兴产业项目1904个。引进清华启迪、京东云创等新型孵化器63家,聚集创客21450余人,引进两院院士、“千人计划”专家等高层次人才51名,建立100余人的创客导师团。推进“蓉漂”人才计划,建成624套创客公寓,实现拎包入住;创新创业公共平台12个、各类基金25支、累计市场主体2077户,累计注册资本总额73.55亿元,累计挂牌企业29家。2.5平方公里的国际社区起步区加快建设,高端人才生活圈、工作圈、娱乐圈加快形成,成功跻身全国创新创业(双创)百强区第23位、四川省第1位,获得全国首个大学生产业示范园、海峡两岸青年创新创业基地、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和国家知识产权特色小镇等称号。

  违反上述规定者,中时电子报有权删除留言,或者直接封锁帐号!请使用者在发言前,务必先阅读留言板规则,谢谢配合。

  但是,中美双方都拥有庞大实力和持久力,这被一些专家们认为会让整个世界变得更糟糕;公司和消费者遭到惩罚,多边机制、自贸规定以及基于规则的全球化将会遭到破坏。然而,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起这场“关税大战”,针对的不仅是中国这一个国家,还包括美国大部分盟友、对手以及中立国。这看上去有可能会导致美国陷入孤立,进而改变全球金融治理的过程和结构。